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部落之神的博客

心有沉香,何惧浮世。

 
 
 

日志

 
 

【转载】学生作文写不好的几个原因(原创)  

2014-11-15 21:09:15|  分类: 语文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发表在《新作文》2010.05

 学生戏言学习语文有“三怕”,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其中最怕“写作文”,究其原因,首因是“没什么可写”,第二个原因是“写不出来”,因为“没什么可写”,于是学生记住了“五子登科”:上坡推车子、马路搀瞎子、车上让位子、跑步疼肚子、爱心捐票子;甚至“家中死老子”,近乎统一的题材让阅卷老师严重审美疲劳。“写不出来”怎么办?也不难,背上几段“好词好句”,君不见学生作文的辞藻的堆砌,不管写什么,先从《诗经》回忆起,一路排比下来直到鲁迅。

笔者经多年的研究,认为学生作文写不好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种:

1. 教师的作文教学并没有走进作文教学的本质,而是俗招连连。

必须承认,写作教学长期以来还是“三无”产品:无作文教学的理论体系、无作文教学的课程体系、无作文教学的成熟的实践探索。很多老师的作文教学在实践中指向过于功利,如,教学生一些“俗招”,开头要一到两行,正文6至7段等。这种近乎于“文字游戏”的作文教学尤其是对于低分群学生短期的确有效,但也十分有限;即使从应试的角度,看多了“看上去很美”的作文也会产生审美疲劳。

有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有的老师教学生使用一些套话,说只要脑袋灵活,学上一句话也许可以“通吃”。比如,开头只要会说一句“屈原向我们走来……”就能“启发”学生敷衍成文,简便易学。

2004年江苏省的高考作文题是“山的沉稳,水的灵动”,他写道:“屈原向我们走来,他的爱国之情,像山一样沉稳,他的文思,像水一样灵动……”2005年是“凤头、猪肚、豹尾与人生的关系”,他写道:“屈原向我们走来……‘帝高阳之苗裔兮’,他的出生正是这样一种‘凤头’,当他举身赴汨罗江时,他画出了人生的‘豹尾’……”2006年是“人与路”,他写道:“屈原向我们走来,他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呢?…… ”2007年是“怀想天空”,他写道:“屈原向我们走来,他仰望着楚国的天空……”2008年是“好奇心”,他写道:“屈原向我们走来,我怀着无比的好奇,打量着这位楚国的大夫……”2009年作文题是《品味时尚》,这照样难不倒:“屈原向我们走来,有人说你不再时尚,但在我的心中,你是2000年来永不褪色的时尚……”

2. 有的教师干脆不教。

相对于教授俗招,“不教”更为普遍,准确的说,不是“不教”,而是“以写代教”了,一段时间,给个作文题,让学生完成,批阅后,念几篇“范文”,如此往复,就算是作文教学了;这是常规管理抓得好的学校,有些学校,尤其是一些薄弱学校,老师一学期让学生写不上两三篇作文也不算什么怪事,如此,学生的作文何以提高。更有怪论者,说作文再怎么教学生还是那水平,不教也不会差哪儿去,再教也不会好哪儿去,说这话的人他(她)也不是空穴来风,最起码是基于不完全归纳,主要是教不到点上,会教作文,学生作文是十分了得的。

《中国教育报》去年曾经系列回顾了作文教学三十年的变化,可惜并没有太多的人关注,教材几经改版后也没能给作文一个“应有”的位置,甚至“新课标”也是语焉不详,作文,一直处在“非法”地位。老师们在实践中有意无意地轻视它似乎也有些“法理”依据。

3. 教师自己不爱写作,所谓指导往往是纸上谈兵。

让学校管理者很头痛的一件事就是让老师们写论文,后来降低标准写“随笔”,有的学校干脆写“教学日记”,但,老师们总是草率应付,有的下载,还有的“旧文新用”,语文老师给学生布置这样那样的作文题,自己却长期不动笔写作,许多老师教语文多年,自己从没写过一篇“下水作文”。很多写作规律和写作心得没有切身体会是难有有效指导的;最关键的是语文老师写作习惯对孩子们具有濡染作用。著名特级教师黄厚江老师几十年来笔耕不辍,我听过他的作文课,没有过多“技巧”的点拨,唯有自我观察生活、提炼生活、表达生活的人生感受,加之他诗一般的表达,学生徜徉在一种写作的王国中了。

4. 学生生活单一。

学生作文写不好,原因是综合的,既有教师的因素、也有评价的滞后、更有观念的落后和学生生活面的狭窄,破解学生作文水平低下的难题需要我们一起努力。

 

 谁都知道,作文是学生生活的书面反映,但现在的学生生活面十分狭窄,几乎是“家庭——学校”,两点一线,相对于我们的学生时代,90后们少了“到最广阔的农村去锻炼”的机会,没有嬉戏、没有童谣、没有下水摸鱼虾、上树掏鸟窝的经历,在四方的天空里思想着外面的世界,卢志文校长说,应试教育培养的学生“只能应试,不能应战”是有道理的。这几天,正逢期末阅卷,本次作文明确要求学生写记叙文“以记叙为主,叙事完整”,还是有人写成了问题“四不像”,这里面有没有缺少生活的“米”的问题呢?没有具体的事可叙,一顿“意识流”罢了。

又不让孩子们有充分的嬉戏的自由,又不让他们写“五子登科”,难为我们的学生了。

5. 作文评分缺乏科学性,更缺乏按科学办事的品质。

应该说,各地中高考所指定的“评分标准”是很科学的,主要从“立意、表达、结构”等方面去区分,高考又有基础等级和发展等级的要求。问题是,执行的如何呢?高考很严格,中考就不尽然了,据说有的市作文评分“从紧”还是“从松”是为全市语文平均分服务的,命卷人对相关领导是有承诺的,保证语文平均分是多少多少,一旦发现基础卷太难了,于是下令:作文“松一点”;反之“紧一点”。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如果其他学科出现试卷偏难,也会告知语文:把作文批改“松一点”。领导们的理由很简单,也很雷人:为了和谐!所以,学生考试完毕后对各科进行估分,语文最后总会让她(他)“出乎意料”。如此,届届口耳相传,谁还买作文的帐?

比这更离谱的是平时考试作文批改,全年级百十号甚至几百号学生作文,全由一人说了算;有人戏称,改作文最简单了,带把尺子,量一量,根据篇幅长短给分,长,则多给点,短,就少给点。有的说,字好,多给点,字差,少给点。科学的给分标准不去执行,让学生对于自己的作文水平每个准谱,何以让我们的孩子对作文有持续兴趣?

6. “优秀作文选”的误导。

“优秀作文选”其实并不优秀,至少不全部优秀,毕竟是孩子们的“作品”,还是要让处在作文“发育期”的学生们多去读一读“典范的白话文著作”。你去翻翻那些所谓“优秀作文”,有“三多三少”:内容雷同的多,个性表达的少;“假文化”、“假崇高”的多,真情实感的少;思想移植的多,深刻的少。相对于同龄人,或许是“优秀”了些,但还不足以成为“典范”。作文的高下最后取决于“思想”与“表达”。“思想”取决于生活与见识,“表达”随思想而“表”,这里好像都无法从“优秀作文”里汲取点什么。所以我一直呼吁作文教学要从源头抓起,反对急功近利,反对各学段(甚至各年级,甚至至教师个体)各自为战。看多了“优秀作文”,拿到一篇作文题,他(她)的思维习惯是:作文选里范文的如何写的呢?我来想一想。而不是围绕作文题寻找自我内心深处曾经的“真情实感”。

那天去“江科大”附中听乔玉全老师的报告,他说过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位美国教授给四十几位中国留学生上课,期末的时候,让学生写一篇论文,结果是四十几篇文章的构思是惊人的一致,教授怀疑他们在互相抄袭,学生们发誓,他们没有作过任何沟通,教授至今不解。“作文选”等标准化生产已经导致我们的学生没有任何个性,他们的话语是惊人的一致。我很汗颜,也很惭愧,我知道,我也曾为这个谎言大国“添砖加瓦”。

前些日子,我曾呼吁《让优秀作文“下架”》,真正做到并不难,先从我们语文老师做起,从思想深处。

7. “快餐文化”、“游戏文化”、“恶搞文化”等俗文化的影响。

 影响学生精神发育的东西很多,不单单是课堂,“俗文化”对于还没有产生“抗体”的孩子们来说更可怕,当主流文化没能占领孩子们的书橱,“俗文化”却趁虚而入,可怕的是,孩子们以为那就是中国文化和世界文化的全部,郭敬明们是历史的罪人,他们比正在清除的色情网站的危害更具有隐蔽性,当我们在阅读那些“无厘头”的作品时,历史的责任感告诉我们:到了拍案而起的时候了。

那天,我告诉儿子,电视里一位播音员把“拖累”的“累”读音读错了,应该读第三声,儿子说,大家都这么读,就像大家读“绯闻”的“绯闻”的“悱”读第三声一样。网络里有很多“新词”,大家都这么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我正色道:你们担负着文化传承的重任,这是一件严肃的历史使命,“创新”是有条件的。迫于我的“威力”,儿子没说什么,我知道,我并没有说服他。因为我的对手不是我的儿子,而是一个浮躁的时代。

没有接受中国文化,包括世界文化的滋养,靠一些“杂碎”,永远也发育不健全,包括他(她)的作文。

8.  应试教育占有了学生课外阅读的时间。

相对于学生“生活单一”,“阅读单一”问题更严重,阅读什么呢?一本教科书而已。“课标”规定的义务教育阶段400万字的阅读目标真正落实的学校是少而又少,而在不去阅读经典的原因中,“没有时间”是重要原因,阅读需要时间,还需要闲暇的心境,那种躲在树林里,骑在树杈上,躺在圩埂下读书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就是在公园里,这个城市绿洲中,你也很难找到阅读者身影,人们在这个“快餐时代”似乎已经完全没有时间去阅读了。学生呢,看看他们的“拉杆书包”你就知道了,我最近还听说有的学校规定学生不能带“闲书”到学校,否则,一律没收,我问,什么是“闲书”,答曰:教科书以外的所有的书。

深圳南山学校校长李庆明硬生生地开辟出了“文学课”,列入课表,其典范意义绝对不是一次教育改革这么简单了,这是针对学生生命成长的一次营养配方的调整,用占领阵地的革命方式保证文学营养的充足,让人顿生敬意。在一次“阅读点亮生命”的论坛上,有老师直问我:“当期中考试来临的时候,你作为一名语文老师,你还坚守自己的“文学”课吗?”其实,我自己一直在坚守文学这块阵地,我知道老师们的难处,所以我还是要呼吁教育行政部门和校长们,少一些分数的小数点后的计较,多一些生命成长的关注。

9.  长期以来“重理轻文”的影响。

语文是“小五子”、“小六子”已经不再是秘密了,家教市场最“抢手”的是英语,还有数学,语文被严重冷落,没有羡慕的意思,只是为语文的地位而悲哀;作为语文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作文,更是庶出,君不见语文老师在让学生做综合练习的时候学生总是要问一问:作文写吗?语文老师笑曰:老规矩,不写。“老规矩”,可见作文的地位一般。语文老师尚且自贬一等,就不要怪罪家长和学生了,所谓“保卫语文”“捍卫语文”之说,往往是已经失去了阵地后悲怆的呐喊而已。

10. 人人都知道学生作文不好的原因,却既缺乏改正的勇气,更缺乏改正的智慧。

当你读到学生写不好作文的原因的第九条的时候,肯定要说,“这些原因我也知道。”但你改正了吗?我们面对一些问题,不能仅停留在“破”的层面,更重要的要去“立”,非常遗憾的是,多少年来我们一直这样面对着作文教学的惨状,大有一种将错误进行到底的勇气。更重要的,还要有改正的智慧,作文教学不是没有路可走,李白坚(“快乐作文”始创者,上海师范大学教授)、管建刚(《我的作文教学的革命》作者,特级教师)还有更多的一线老师已经做出了卓有成效的探索。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