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部落之神的博客

心有沉香,何惧浮世。

 
 
 

日志

 
 

【转载】王伟南海撞机事件:美国道歉信竟然六次易稿  

2015-07-20 19:12:46|  分类: 我爱祖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歉信六易其稿

  中国对此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在我们的压力下,美方开始让步了,但步子迈得很不情愿。

  2001年4月5日晚,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给外交部送来了一份以普理赫名义写给我的信,算是美国政府给中方的道歉信。

  我们要求美方必须满足三项要求:一是美方必须以适当的英语措辞,对事件本身、中方飞行员和飞机损失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国机场,进行道歉;二是在飞机降落问题上,美国人必须承认“未经允许进入中国领空”;三是美方应对中方妥善安置机组人员表示感谢。

  但是,在信件第一稿中,美方仅轻描淡写地对中国飞行员的失踪表示“关切”,对于其他两项内容也未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看到我们的态度非常坚决,美方不得不再次软化立场,表示愿意和中方探讨修改措辞,满足中方要求。

  4月6日上午,美方递交了第二稿。在这一稿中,美方对王伟家属、朋友和战友表达了遗憾,但同时又称美国政府不能对此“事故”道歉。对美方的顽固态度,我们再次坚决顶回。

  4月6日晚,美方递交了道歉信的第三稿。7日上午,我们再次对道歉信的内容提出意见,要求他们修改。我们明确告诉美方,如不按中方意见进行修改,中方决不接受。

  美国人无路可退,不得不再做修改,于当天中午,向我们递交了道歉信的第四稿。在这一稿中,他们接受了美国应向中国人民道歉的要求,但又称,中方应允许美方在不迟于5月7日前,将美机运离中国。美国人居然给我们提出了条件。这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决定再做交涉。

  4月8日,周文重部长助理同普理赫大使又先后进行了两轮磋商。当晚,美方向我们提交信件第五稿。这一稿在表示歉意时加重了语气,相关表述都改用“very sorry”(深表歉意)的措辞。美方还接受了在信中增加“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的内容、对中方妥善安置美方机组人员表示感谢,并且去掉了“中方应允许美方在不迟于5月7日前将美机运离中国”的内容。这一稿基本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当晚,美方又应中方要求,在对信中的一些措辞进一步修改后,向我们提交了新的道歉信。这是美方向我们提交的第六稿。

  在这次围绕“撞机事件”的斗争中,焦点是道歉问题。因此“道歉”一词变得重要、敏感。在英文中主要的词有三个:“apologize”、“sorry”和“regret”。专家们认为,其中最正式的是“apologize”;其二是“sorry”;语气最弱的是“regret”。另外,如果一国政府对另一国政府说“sorry”则肯定是“道歉”。如需加重语气,可在前面加“very”或“deeply”等修饰词。

  就美方道歉信内容达成一致后,双方商定于2001年4月11日由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代表美国政府正式递交中方,我(唐家璇)则代表中国政府接受道歉。

  EP-3“大卸八块”

  经过与美方的较量,围绕“撞机事件”的斗争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事情并未结束,下一阶段将转入如何处理美方飞机的问题。

  会谈一开始,他们竟然声称“撞机事件”责任在中方,要求尽快归还美方飞机,允许美方派人查看并修复美机,还为美国派军机到中国沿海进行侦察飞行无理狡辩。谈判中,对一些具体问题,尽管前一段中美双方已经谈得差不多,甚至已经定下来了,他们也居然全盘推翻。

  我们当然据理驳回,并对他们进行“再教育”。我方谈判代表告诉美方,要想解决问题,就必须充分认识事件的严重性,采取务实和建设性的态度,对中方的要求做出积极反应,以利于事件的妥善解决。否则,免谈!

  最后,美国人考虑再三,不得不提出将飞机拆解后再运走的方案。他们决定从俄罗斯航空公司租用一架安-124型远程重型民用运输机,把拆卸后的美国飞机运走。我们同意了这一方案,并表示愿意向美方提供必要协助。

  最后,这架EP-3飞机被大卸八块运回美国。

“当年,王伟就是从这个机场起飞,飞向那片海,飞向那片天,再也没有回来……”新年伊始,记者来到驻海南岛海军航空兵某部,站在长长的跑道边上,看着一架架战机呼啸升空,一名年轻飞行员的话敲击着记者的心。

  这名飞行员,名叫张伟,和“海空卫士”王伟异姓同名。王伟牺牲的那一年,张伟刚从军校毕业。

  请注意,他不是从飞行航校毕业的,而是毕业于原广州舰艇学院。

  这所学院培养的学员,应该去上军舰、当舰长,他怎么来当飞行员呢?记者与他一番长谈,走进了一段追梦的传奇航程。

  2001年,我军适应联合作战训练需要,首次从应届军校毕业学员中选拔双学士飞行员,张伟被选上了。

  “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此前学习的都是舰艇指挥,做了4年的舰长梦!”回想当年,张伟先是有点意外,但很快就发现了蓝天的魅力。从小喜欢文学的他,还写下一首诗《选择》——

  “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蓝色,我的回答是:蓝色是大海的颜色,也是天空的颜色。有人问我:为什么选择这片天,放弃那片海?

  我的回答是:我们这一代人,站立在新千年的门槛,背上尽管没有精忠报国的刺字,心中却有保家卫国的誓言……”

  这首诗,直到现在张伟依然倒背如流。“飞起来不难,难的是面对心灵的巨大震撼。这些年,每当遇到困难和挑战,我都不由自主想起这首诗。”张伟说。

  什么是震撼?张伟坦言:“莫过于转眼之间,生死两重天!”那年,他的大队长汤小锋去执行一次超低空训练任务。

  临上飞机之前,把一张改装飞行理论考卷交给张伟:“好好答,等我回来给我看。”

  “大队长起飞了,飞机的声音渐渐听不到了,我回到房间去答题。等我答好卷子,听到飞机的声音又由远到近响起来,飞行员们结束训练返航了。

  可是,大队长没有回来。为了完成一次高质量的攻击训练,他和战机一起坠入大海,牺牲了……”

首页社会 > 环球趣闻 >正文


王伟南海撞机事件:美国道歉信竟然六次易稿
编辑: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时间:2015-06-30   论坛原帖


特别提示:新军事官方商城"君品汇"  军用多用途工具钳+高档皮套  巨无霸超强光手电达500米
20项户外自驾功能组合工具箱  超高性价比纯钛户外水壶包邮  全场包邮……


  “让我震撼不仅是大队长的猝然离去,而是就在大队长坠机的现场,眼看大队长飞机溅落的浪花,飞行编队的战友们还在攻击!攻击!”

  这是一支怎样的团队?这支团队的飞行员们该有怎样坚强的神经?从王伟到汤小锋,回望英雄的航程,张伟感到,大队长留给他的那张答卷,他并没有答完……

  “等到我飞超低空攻击的时候,我才明白,大队长是用鲜血为我们铺路!”张伟如此描述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飞机紧贴着大海的浪花,平时在高空飞行看起来很平坦的小岛,突然变成了高山,从机翼边飞快地掠过。

  一群海鸟,突然呼啦啦飞过头顶,大海就像一块蓝色的吸铁石,使劲把飞机往下拽……”

  胆量和豪情,就在这样的航程上砥砺。“几年间,这样的经历,我们每一名年轻飞行员都曾有过。”

  张伟说起战友黄灿一次跨区机动攻击训练:“飞机转场时遇到浓积云,海岛上空都是闪电,穿云下降时座舱盖边缘都在放电,闪出一道道血红色的电弧!”

  “过去,我们这个团队的飞机性能比较落后,这是我们最不甘心的,也是最不服气的。”

  张伟难忘那次与兄弟团队的对抗演练,装备新型战机的兄弟团队指挥员很有优越感,那眼神分明在说:“不要对抗了吧,否则你们会输得很难看。”

  “当时,感觉一股血直冲头顶,我对他说:你可以轻视我,但不能轻视我们团队!你可以看不起我的战机,但不能看不起我的素质!”

  随后,张伟和战友们夜以继日研究战术,寻找对手的弱点。结果,对抗演练那天,张伟所在团是唯一没有被对手击中的团队,张伟还亲手击中了一架对手的新型战机!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张伟和战友们研究出的这套办法,成为海军航空兵训练的经典战术。

  “现在,我们也改装了新型战机,这套战术不大用得上了,但是这套战术的魂我们没有丢,那就是‘没有敢打必胜的精神,就不会有出奇制胜的战果’。不管什么时候,精神垮了,人就瘫了,智慧也就没了。”说到这里,张伟眼里闪烁着倔强的光彩。

  云里来,雾里去,南海上空飞着中国的鹰。采访结束的时候,张伟又说到了王伟:“王伟牺牲后,战友们发现他曾在电脑里画过一幅中国航母的想象图。那时,航母梦好像还很遥远。如今,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已经服役了。我们的国家强大了,我们的海军发展了。”

  “从大海飞上蓝天,这是时代的呼唤,使命的呼唤。”张伟说起了和自己经历相似的另一位飞行员:“我的战友蒋江涛,是潜艇学院毕业的,现在也是一名优秀的飞行员。我们没有当上舰长和艇长,但是我们实现了一个飞翔的梦想。这个梦想就是和我们的舰队一起——保卫这片海,守护这片天!”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